牛津凤凰网中英国际论坛启幕:薛兆丰蒋方舟纵论时代,与世界对话

牛津凤凰网中英国际论坛启幕:薛兆丰蒋方舟纵论时代,与世界对话


东西方的相遇,如一盏明灯点亮另一盏明灯。
 
波澜壮阔的时代风潮涌动,全球乱象亟待梳理,面对大步迈向全球舞台中心的中国,应如何理性静察这一壮观景象?2019年伊始,中英各界智士精英开启了一场横跨大洋、直击中国与全球发展热点议题的“硬核”对话。
 
 
 
1月19日,由牛津中国公共事务与国际关系学会与凤凰网国际智库联合主办的“2019年牛津凤凰网中英国际论坛”在英国牛津大学隆重举行。论坛围绕全球治理、经济发展、科技社会、文化教育四大宏观议题,邀请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参赞邵峥,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·米特,知名经济学者薛兆丰,青年作家蒋方舟,阿里云业务总经理王业明等二十余位重量级专家学者,共谋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发展。
 
共寻支点,“中国力”何以撬动全球发展?
 
“未来十年,国与国之间的信任,将决定着整个国际治理的走向”。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参赞邵峥以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为切入点,为论坛致开幕辞。“平等,友好,互惠三大宗旨,将促进中国与世界的对话。去年中英贸易成果已达到八百亿美元,这个数字将持续上升。中英两国作为全球事务的主要参与者,面对国际治理的诸多挑战,应开展更为深入而广泛的对话,寻找合作共赢之契机”。
 
 
 
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参赞邵峥致开幕辞
 
“给我一个支点,我能撬动整个地球”。在风云变幻的全球大趋下,中国何以找寻“支点”,肩负起推动世界发展的大国责任?
 
作为新一代“中国通”,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·米特教授认为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正在从长远的角度创建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。“中英关系整体上还是非常良好和稳定的。中英关系并不是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博弈,也不存在争夺世界霸权地位的利益冲突。目前,英国的教育业是英国出口产业链很重要的一环,也是中英关系的最重要的推动因素之一”。
 
 
 
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·米特教授
 
“中国的‘一带一路’倡议遭到了西方媒体的诸多质疑,但我认为这样的理解很片面:一是中国政党内部有着健康完备的建言机制,二是中国的文化心态从不是扩张战略,而是对全球多元文化的拥抱与包容”,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政治哲学和宗教系教授曾敬涵在“全球治理与中国角色”主题的分论坛上指出。
 
诚然,习惯性被误解的中国如何在未来赢得国际信任?在中英双边贸易稍显减缓的趋势中,两国又应在怎样的轨道上稳步发展?“从全球地缘政治角度看,我认为英国应该在这段关系中扮演更加积极主动的角色”,曼彻斯特英中商会执行总监Rhys Whalley如是说。“比如,通过更频繁和透明的对话让这项关系为英国企业带来更大的利益。很多人看待中英贸易关系时都过于注重英国脱欧的贸易损失,但其实可以采取更广阔的视角,比如关注中英两国各自城市的私营企业如何影响两国贸易持续发展”。
 
 
 
全球治理分论坛现场
 
创新驱动科技之刃,经济学不是精英者的游戏
 
2019年伊始,如何扭转全球经济颓势仍是首要且艰巨的议题。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冲击全球市场,欧盟内部危机四伏,英国“硬脱欧”风波不断,此消彼长的贸易摩擦也为国家合作笼上不确定的阴影。
 
看似遥不可及的政经大事件,不应仅仅被视为精英们的游戏。“作为一位写过二十余年的经济学专栏的经济学者,我仍会惊讶于一个现象:我们有着越来越普及的经济学教育,但大众却依然对一些常见的经济学情况缺乏理解。这一现象既存在于中国,也存在于西方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圈子里”,经济学者薛兆丰在以《平凡人的经济学》为主题的主旨演讲中指出。
 
 
 
经济学者薛兆丰进行主旨演讲
 
“经济学不是一门枯燥的学科。一个优秀的经济学者,应当能够向非专业人士讲明最基本的经济学道理”。在薛兆丰看来,经济学思维不仅能够帮助大众理解最新的经济政策,同时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宏观经济是如何影响每个人生活的。“大学校园的围墙已不复存在,接受教育的机会将变得更加均等。我们拥有了更加高效的讲授和学习经济学的方法,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不仅能了解经济学,并且能乐在其中”。
 
 
 
论坛现场
 
从纸质书本到数据屏幕,教育的公共性普及离不开智能科技的发展突破。在科技板块中,阿里云全球业务总经理王业明认为科技创造了更为公平的社会。“科技就像一块宏大版图中的一小块拼图,只有在有了宏图后,科技才能为更公平、美好的社会做出贡献。
 
谈及如何吸引全球科技人才,Big Innovation Centre首席执行官Birgitte Andersen表示愈来愈多的硅谷科技公司搬至伦敦,这已成为很有意思的现象。“这背后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公司在伦敦面临更少的人才竞争——在硅谷,最好的人才都去了大公司而不倾向于待在较小的初创企业。同时伦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,在挖掘客户方面具备更大潜力”。
 
如果世界是平的,文化教育该怎么走?
 
相关数据表明,2015至2016学年,中国留学生(高等教育阶段)在英留学人数高达91215——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无疑成为英国最大的生源国。新一代“留学潮”如何描摹出全球教育面貌?全球化背景下,文化将怎样进行自由流动?
 
曾写下《东京一年》一书的青年作家蒋方舟,以文学为契机,分享了以“文学中的全球化”为题的切身体悟。“我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代人,不断目睹‘故乡’被拆除,我也是‘望子成龙’的独生子女一代,父母从小的期待就是我到更富裕的地方,更遥远的地方”,她说。“但后来,我变成了主动离开——我去东京呆了一年”。从远方重新打量中国,打量家乡,为蒋方舟带来了不同于国内的视角与思路,“我相信在座的很多留学生都会有类似的感觉,你们离家万里,可是有时候从远处观看中国,反而给了你们更清晰的视野”。
上一篇:麻省理工学院反对美政府不公平对待华人学者
下一篇:中国还没学会和小国相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