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还没学会和小国相处

中国还没学会和小国相处



果长期关注中国与菲律宾,会发现在过去7年中,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发生了令人吃惊的转变。
当前,菲律宾凭借一己之力,连纵合横,用一些弱小国家的打法,借口中国威胁论,先告状中国,再拉美日澳入伙,将南海上一个两国间的主权问题,变成一个世界问题,并造成了一个事实上的“菲律宾威胁论”。然而,凭心而论,当初阿基诺三世上台前后并无意挑战中国。2010年初,还是总统候选人的他在菲律宾国家防务学院表示,将保持与美中等友好国家的安全合作关系,甚至扬言“不允许美军继续在菲南部长期存在”。
 
这样巨大的转变,其实有迹可循,其中不乏值得反思和吸取教训之处。有人说,中国对成为大国没有做好准备。其实,中国对如何与比自己规模小的国家相处,更是没有做好准备。
 
中国学界的措手不及
2012年,菲律宾荣登“敢动中国”排行榜。当然,“敢动中国”并没什么不得了。就像世界上很多国家可以“对美国说不”一样,各国平等。然而,中国却不像美国。美国对与自己意识形态相左的邻国古巴,发动猪湾入侵并封锁数十年之久,而中国不仅没有对与自己存在领土争端的菲律宾动武,而且还不断呼吁菲律宾坐下来、谈起来。相比之下,菲律宾过去几年却在美国的支持和怂恿下不断制造南海事端。
 
据称,菲律宾政府聘请了美国知名律师与智库,对此进行了详尽的周密策划,甚至将每一步都进行了事实上的推演。
一是对中国大搞舆论战。菲律宾以自己国小力弱为噱头,大打悲情牌,不断渲染“中国威胁”。例如,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先后两次以1938年希特勒要求割占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区为例,将中国比作“纳粹德国”,声称自己“某种意义上”与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面临类似处境,呼吁世界各国给菲律宾更多支持,以对抗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声索。2015年10月7日,时任菲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在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接受美《外交政策》杂志专访,呼吁国际社会要对中国在南海的行动保持高度警惕,警告“中国南海行为可能改变国际秩序”,使国际秩序“陷入混乱和无政府状态”。菲律宾国防部发言人加尔维兹,甚至以“五年级学生抢走幼儿园小朋友的饭盒”来形容中国对所谓“菲律宾岛礁”的声索。
 
 
美菲“肩并肩”军演。
 
二是派舰挑起黄岩岛事件。在菲律宾缺乏必要的军舰之前,中菲两国渔民在黄岩岛海域作业时是友好相处、甚至是互帮互助的。但是,当菲律宾在2011年获得美国“汉密尔顿”级巡逻舰后,局势发生了变化。2012年4月,菲律宾派出从美国获得的军舰,前往黄岩岛海域,企图对正在该海域作业的中国渔民实施抓捕,并与前来了解情况的中国海监船进行对峙。
 
三是意图“绑架东盟”,拉帮结派,制造地区对立。过去几年,菲律宾一方面要求东盟各国与其步调一致对华施压,致使东盟外长会45年来第一次未能发表联合声明;另一方面则卖力配合美国实施“亚太再平衡战略”,签协议给基地,还先后与日本、越南建立所谓的“战略伙伴关系”。四是关闭外交对话大门,单方面提诉国际仲裁庭。
 
阿基诺三世政府的以上种种做法一度让中国人迷惑不解。最初,国内很多专家学者认为,阿基诺三世之所以在南海问题上频频挑衅,是因为国内政治斗争或执政不善,需要转移矛盾焦点。其实,且不说国内政治斗争或执政不善也可能牵制其精力而使其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菲律宾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都是名列亚洲前茅。更可笑的是,还有不少专家学者宣称,阿基诺三世这样做是为了谋取连选连任,殊不知,菲律宾宪法明文规定,菲律宾总统任期六年,有且仅有一任。
 
中国国内舆论对菲律宾的认知尚显贫乏,至今,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还这样介绍美菲“肩并肩”军演:“该军演是菲美年度例行大型联合演习,1991年起开始举行,1995年时一度中断,1999年恢复,今年已是第32次”。这种算法着实让人费解:从1991年开始每年都举行的话至2016年也才26次。不管怎么说,中菲关系急转直下,让中国学界感到措手不及。
上一篇:牛津凤凰网中英国际论坛启幕:薛兆丰蒋方舟纵论时代,与世界对话
下一篇:人类成功在实验室创造出太阳磁场帕克螺旋